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8章 第028章(1/2)
全世界我最贪恋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他故意的。 21

  薄唇在她耳边轻蹭, 许沐最怕这个。

  她忍着那股莫名的心跳, 缩了缩脖子, “痒痒。”

  罗迹笑了出来,牵住她的手, “先进屋。”

  这里已经两年没住人,但水电没停, 老人家出门不方便,罗迹就在网上帮她缴费, 一次几百,能用好久。

  正房还有一道锁, 是那种老式的锁头, 这种锁防君子不防小人,砖头一下就能砸开。

  罗迹把门打开,里面一股长久不流通空气闷闷的味道。

  他洗了条旧毛巾把客厅里的椅子擦干净,“你先坐一会。”

  许沐没坐,站他旁边, “你要做什么, 我跟你一起。”

  罗迹笑,“得先把炉子点一下,你会吗?”

  冬天的平房, 不点炉子屋里根本没法住人,特别冷。

  许沐说会, “以前我跟爷爷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, 爷爷教过我。”

  “那也不用你。”罗迹把车钥匙给她, “去后备箱把那个白色的袋子拿过来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许沐拿了钥匙转身出去。

  罗迹看着她的背影,觉得特别踏实。

  从辩论赛那会儿到现在,不过几个月而已,那时他从没想过,能有今天。

  一切跟以前都一样,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同,那些不同是什么,他猜不透,也不想深究,只想珍惜眼前。

  他去院子角落的杂物房看了下,还剩下不少煤,墙角堆了些柴,靠近门口的部分有些潮,里面的将就能用,他挑了一些抱回屋里。

  罗迹的妈妈不止一次提过让姥姥搬到市里,生活方便,只冬天生火这一项就省去不少麻烦。

  但老太太不愿意,说在这住了一辈子,不想折腾,也习惯了。

  女儿嫁了个有钱人,她特别小心,一点便宜不愿占罗家,就怕女儿在婆家挺不直腰板,受委屈。

  许沐在后备箱找到罗迹说的那个白色袋子,看了下里面,是两套新的毛巾牙刷之类的东西,还有一瓶洁面乳。

  准备工作很到位了。

  回到屋里,罗迹蹲在炉子前点火,许沐进到里面的房间,把袋子放桌上。

  整个房间的陈设跟以前去过的乡下差不多,她不止跟爷爷去过乡下,自己也去过,有一次采风,拍田野,太晚了回不来,她在当地的农民伯伯家住了一晚,到现在还忘不掉酱香大拌菜的味道,太香了。

  房间南边是一整面大炕,墙角一个老式的棕黄色木头柜子,西边除了同系列衣柜,还有张特别大的桌子,书架上立着不少旧书本,大概是以前罗迹学习的地方。

  许沐走过去,发现整张桌子贴了块跟桌子一样大的透明玻璃,下面压了不少老照片。

  不知道大家是怎么做到全国统一的,好像都喜欢这样在桌子下面压照片。

  她目光扫过去,看到好几张罗迹。

  那时他还很小,个子不高,大概常常在外面乱跑,晒的有些黑。

  眼睛跟现在一模一样,在一众小孩里是最精神最漂亮的那个。

  他真是从小帅到大。

  屋子里忽然飘进一股烟味,许沐跑到厨房看,罗迹正从里面出来,拉着她撤到外面。

  许沐还以为出什么事,“怎么了?着火了吗?”

  罗迹眼尾蹭了些烟灰,手上也有,指尖黑乎乎,“木头有点潮。”

  许沐伸手替他擦拭眼角脏兮兮的地方,“能点着吗。”

  “问题不大。”罗迹盯着她看,忽然笑了下,伸手摸她脸,许沐一下识破,扼住他的手,“你想干嘛?”

  “好看。”罗迹力气大,许沐哪控制得住他,吓得立刻跑开,罗迹轻松追上,从后头拦腰把人抱起,许沐两脚悬空,没处躲,脸上很快中招,被他抹了两道灰,跟小花猫似的。

  许沐边笑边叫,“罗迹你混蛋,快点放我下来。”

  正闹着,隔壁墙头忽然冒出个脑袋,“迹哥?”

  两人瞬间安静,同时朝那边看过去,许沐觉得眼熟,但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。

  罗迹放下她,许沐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
  爬墙头的人小眼睛,平头,长得一股精明劲儿,他特兴奋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我看这院冒烟以为进小偷了呢。”

  罗迹说“刚回来,你没在店里?”

  “我妈在那盯着呢。”

  这人是罗迹的发小兼邻居,两家人就隔一堵墙,大专毕业后没找工作,回家开了个熟食店,当起小老板。

  他目光转向许沐,眼睛亮了一下,“大嫂,又见面了。”

  怕许沐不记得,他又说“迹哥生日那天,我给你开的门,记得我不?”

  许沐想起来了,开门的人确实是他,她笑了一下,“记得,你好。”

  “甭客气大嫂,叫我刚子就成。”他转头看罗迹,“你这是要在这住啊?”

  罗迹点头,“木头太潮,都是烟。”

  刚子听了撂下句话,“等着。”说完便从墙头跳下去。

  许沐蹭了蹭自己脸上的灰,“生日那天,那些人都是你的邻居吗。”

  “对。”罗迹用手背蹭她脸颊,把黑灰擦掉,“住的都不远,从小一起玩儿的。”

  大门被刚子用脚踢开,他抱了一堆干燥的木头过来,“你住几天啊,这够不够。”

  哥们之间没那么多讲究,罗迹也不客气,接过来,“就一晚,明天我回北京。”

  刚子愣一下,“这么仓促,那今晚烤起来?”

  罗迹看了许沐一眼,“今天我还有事,下次回来我找你们。”

  刚子也不啰嗦,“那行,”他转身出去,想了下又回头,“待会你俩怎么吃饭啊,你这啥都没有。”

  “我带她出去吃。”

  刚子点了下头,走了。

  罗迹把冒着浓烟的柴火拿出来,换上刚子送来的木头,捅咕了一会,果然点着了。

  许沐就站在他身后,一会给他递报纸,一会给他递打火机。

  罗迹又把炕烧上。

  他从来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什么都会弄。

  屋子里的烟散的差不多,闷闷的味道也没了,罗迹把门关上,没有一会就暖和不少。

  许沐指着刚刚她去过的房间,“那是你的房间吗?”

  “对。”

  炕已经有些热,罗迹和许沐把整个房间能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,终于能休息一会,两人双双倒在炕上。

  罗迹偏头看许沐,她睁着眼睛看有些斑驳的棚顶。

  他伸手捏她耳朵,“累吗?”

  “不累。”

  “在想什么?”

  “想你。”

  罗迹看了她一会,被她这句话哄的开心,他凑过来,把手臂伸进她脑袋下面,让她枕着自己,“想我什么?”

  许沐翻过身,跟他面对面躺着,两人隔着很近的距离看彼此。

  许沐伸出一根手指蹭他的唇,眼睛也毫不掩饰直白盯着那里,“你们系女生多吗?”

  她问的突然,罗迹意外,但没回避,“不多。”

  “有人喜欢你吗?”

  “有。”

  许沐的手指停在某一处,“漂亮吗?”

  罗迹看着她,“漂亮。”

  许沐的眼神暗了一些,情绪明显低落不少,过了会,她撤回手,翻身背对罗迹。

  罗迹没给她机会,搂住肩膀又给人扳回来,“你问完了,该我了。”

  许沐不看他眼睛,“你问什么。”

  “你们系男生多吗?”

@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. http://chinaviip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